联系电话:135-6412-3557

您所在的位置: 上海离婚律师网 > 品牌服务 > 暴力犯罪

律师介绍

崔萍律师 崔萍律师,硕士,上海博和汉商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上海电视台法治天地频道特约嘉宾律师,曾任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政府信访接待律师顾问团律师,...详细>>

咨询留言更多+

联系律师

首席律师:崔萍律师

手机号码:135-6412-3557

咨询Q Q:1678031854

邮箱地址:sandycuiping@163.com

所属律所:上海博和汉商律师事务所

律所地址:上海市静安区南京西路1717号会德丰国际广场21楼(地铁2、7号线静安寺站1号口出站即到)

暴力犯罪

论家庭暴力犯罪证据认证的难点与突破

作者:未知来源:互联网浏览:时间:2021-08-30

论家庭暴力犯罪证据认证的难点与突破

摘要:文章为解决现实中频繁发生的家庭暴力行为以及由此引发的家庭暴力犯罪问题,从认证的客体一方出发,通过论证认证材料的关联性、客观性以及合法性等方面说明了当前家庭暴力犯罪证据认证存在的难点。进一步说明了难点的成因,主要包括家庭暴力固有的特点隐秘性以及受害人证据收集意识薄弱,和司法实践中存在的办案人员实操困难,受害人无法出庭应诉等。根据难点与原因去探求解决问题的办法,提出了适当放宽部分证据可采性、增强证据真实性和放宽证据合法性的限制以及特别适用未成年证人证言和加强受害人保护等措施,希望能够为我国司法实践面临的困境提供些许帮助。

关键词:家庭暴力犯罪;证据认证;未成年证人证言

一、家庭暴力犯罪证据认证概述

 

(一)家庭暴力犯罪证据认证的概念

我国并没有设立专门的家庭暴力犯罪罪名,一般意义上的家庭暴力也并不一定构成犯罪,对家庭暴力行为有两种处罚方式,一种是行政意义上的,另一种是刑法意义上的。而要构成刑法意义上的犯罪则需要符合相应犯罪的构成要件,主要罪名包括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罪、虐待罪、非法拘禁罪等。因此本文所指的家庭暴力犯罪是指实施家庭暴力从而导致触犯刑法的犯罪行为,例如在家庭中因实施暴力行为而导致的故意杀人、故意伤害、虐待、遗弃等。

证据认证是对证据材料是否具有客观性、关联性以及合法性的确认,主要发生在法庭调查环节,是对证据能力的认定,而不是对证明力的认定。证据能力是对证据的法律要求,解决的是法律资格的问题,而证明力是对证据的事实要求,解决的是事实层面上的问题。一项证据要想成为法庭认定事实的根据,要首先认定其证据能力然后再认定其证明力,对于不具备证据能力的证据无需进一步审查其证明力即可认定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因此对证据能力的认定是证据认证的首要。

 

(二)家庭暴力犯罪证据认证现状

1.家庭暴力犯罪中的证据认证

家庭暴力犯罪证据认证就是对家庭暴力犯罪的证据材料是否具有客观性、关联性和合法性的确认。我国《反家庭暴力法》第20条规定:“人民法院审理涉及家庭暴力的案件,可以根据公安机关出警记录、告诫书、伤情鉴定意见等证据,认定家庭暴力事实。”由此可知,我国认定家庭暴力犯罪的证据材料主要包括公安机关出警记录、告诫书以及伤情鉴定等。在具体的家庭暴力犯罪案件中,对于证据的认证就是对于以上材料的客观性、关联性以及合法性的确认。

2.我国家庭暴力犯罪证据认证的现状

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搜索“家庭暴力”,案由选定为刑事案由,能够搜索到1500篇文书,通过对其中部分文书进行研读后,笔者发现大部分案件的案件事实均较为清晰明了,证据材料确实充分,能够准确认定家庭暴力,是较为典型的家庭暴力犯罪案件。其中法官认定家庭暴力的证据类型主要为公安机关的出警记录以及笔录,受案登记表,医学鉴定书,现场勘验笔录和证人证言等。而搜索“家庭暴力”“离婚”后,发现在我国《反家庭暴力法》实施之前,此类案件数量高达十几万之多,而在2016年后,案件数量开始大幅下降,且呈现逐年下降的趋势,这主要是由于反家庭暴力法的出台明晰了家庭暴力犯罪应举证的几种证据类型以及社会各群体联合帮助反家庭暴力犯罪的救济制度,使得家庭暴力得到了一定程度的遏制,在证据认证方面也较以往更加容易。但是笔者筛选了部分案件,发现现阶段我国家庭暴力犯罪证据认证还是存在一定的不足,在法院未判决离婚的家庭暴力案件中主要存在着被害人无法举证,证据仅为单纯的口头说明以及证据能力存疑等一系列证据认证存在瑕疵的问题。

二、家庭暴力犯罪证据认证的难点及成因

 

(一)家庭暴力犯罪证据认证的难点

1.关联性

证据的关联性,又称证据的相关性,我国法学界认为其含义是指证据所体现出的事实与案件事实之间存在一定关系。关联性不探讨证据是否为真和是否具有证明价值,而主要探究的是证据与证明对象之间的形式性关系,也就是证据相对于证明对象是否具有实质性,以及证据对于证明对象是否具有证明性。家庭暴力犯罪的证据的关联性则要求提交的证据能够证明发生了家庭暴力,即二者之间是有关联的。

在家庭暴力犯罪中,证明证据与案件事实之间存在关联性,不能单单只通过存在暴力伤害情况和伤害结果来证明,往往需要多种证据的相互印证才能够证明上述二者间存在关联性。在实践中有证据支撑的受害人,证据大多只是间接性证据,间接性证据是不能单独直接地指明案件事实的,必须与其他的证据结合才能证明案件事实的发生,而在实践中,很少有受害人举出的证据能够彼此验证,大多受害人仅仅只能提供一份伤情鉴定或受伤照片,而无法证明受伤与家庭暴力存在关联,其证据关联性较弱,也就无法证明家庭暴力事实的存在。比如如果只提供身体上具有伤痕的照片,而无法证明是由家庭暴力导致,这种证据的关联性就存在疑问,通常无法认定为家庭暴力。

比如在裁判文书网上时某诉称其配偶封某对其实施家庭暴力一案中,法院审查时认为时某提供的出警证明和医院骨折鉴定意见书都无法证明时某的伤是由家庭暴力所致,出警证明上也写的是夫妻二人间纠纷而不是家庭暴力,也就是说时某所提交的证据与证明其丈夫实施了家庭暴力之间并不具有关联性,因此不能认定为发生了家庭暴力。

2.客观性

证据的客观性是指作为刑事证据的事实材料必须是真实存在的,是不受人主观影响的客观存在。

家庭暴力犯罪发生地点多为家庭内部,其隐秘性较强,受害人往往难以收集和保存证据,这就导致了大部分家庭暴力犯罪缺少证据支撑,只通过受害人口述说明自己遭受了家庭暴力,这种证据的客观真实性往往存疑。

在家庭暴力犯罪中,要求受害人必须有真实存在的客观的证据来证明家庭暴力的发生,如果仅靠受害人的口述,没有其他证据支持,就不能认定为有证据能够证明家庭暴力情况的发生。事实上,在大量的家庭暴力案件中,是否存在家庭暴力,存在什么样的家庭暴力一直是质证的重点,而绝大多数情况下受害人都无法获取证据,一方面是证据意识薄弱,另一方面是没有办法获得。在封闭的环境中产生的暴力行为往往也很难产生目击证人和监控录像等能够直接证明存在家庭暴力的证据,但是没有客观真实存在的证据就不能证明有家庭暴力行为的产生。

3.合法性

证据的合法性是指证据必须由适格主体按照法定程序提供,或者进行调查、收集和审查。也就是说在家庭暴力犯罪案件中,以违反法律规定,主体不适格,程序不当等行为获取的证据不能作为证据去认证。比如说家暴受害者让自己的亲属殴打辱骂施暴者从而使施暴者承认实施了家庭暴力行为,这种行为就是采用不合法的方法私自报复,通过不合法的方式获取的被告人的供述是无效的。

我国民事诉讼法规定,未经对方同意的录音不能作为证据。而在具体的案件中,未经对方同意而获取的录音证据是否合法要分情况讨论,总的来说,未经对方同意录制的录音证据的合法性的判断标准包括是否侵犯他人合法权益、是否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以及是否违背社会公序良俗。所以在家庭暴力案件中,录音证据是否会予以采纳要经过具体的认定和判断,并非所有的录音证据都能够被法庭所采纳。

4.特殊证据认证的难点——未成年证人证言的认证

在家庭暴力犯罪案件中,未成年既可能是家庭暴力的受害者,也可能是家庭暴力的目击者,因为未成年人受年龄和生理上的限制,其辨认能力和认识能力存在着一定的局限性。那么就产生了一个问题,目睹了家暴发生的未成年人是否能够作为证人,其证词是否属于证人证言,若属于,其证明力又如何,所以围绕未成年人证人证言的认证有一系列的难点。在实践中不同案件,不同的法院采取了不同的做法,对于采纳了儿童关于父母家暴的证人证言的法院,通常是联系结合其他证据认定了家暴事实的成立。所以说在实践中,将未成年的证人证言单独作为证据采用的可能性较小,这就导致了实践中一大批家庭暴力案件由于缺乏具有证人资格的人而无法认定。

(二)家庭暴力犯罪证据认证难点的成因

1.家庭暴力固有的特点

(1)家庭暴力犯罪隐蔽性较强

家庭暴力往往发生在家庭中,家庭是一个较为隐私与封闭的单位,外人对一个家庭内部发生的事无从知晓,而受害者通常在家庭中处于劣势一方,无法将被害事实宣之于口。而客观上,因家庭暴力所产生的伤痕往往会被衣物所掩盖,通常情况下受害人如果不主动诉说,旁人就无从知晓。

(2)受害人证据意识薄弱、司法救济困难

遭受家庭暴力的受害人一方面可能知识水平与法律意识较低,不具有证据搜集意识;另一方面,即使受害人具有证据意识,往往难以搜集和固定证据。司法机关不能获取能够证明发生家庭暴力行为的证据,由此也就不能认定发生了家庭暴力犯罪行为。

2.司法实践的缺陷

(1)办案人员的现实困境

在司法实践中,案件审理法官与相关案件的办理人员往往将家庭暴力案件和一般的家庭纠纷案件不作区分来办理。公安机关在接到报警电话出警后,对于轻微的家庭暴力行为一般都会定义为家庭纠纷,这就会导致这一份出警证明不具有认定为家庭暴力的证据能力,法院就无法认定其为证据。另一方面,我国法院采取的是以当事人主义为主,职权主义为辅的诉讼模式,法官在审理犯罪案件时通常会根据已有的证据去认定事实,而不会主动去求证,况且涉及家庭相关的案件时,求证以及认证难度更大,这就更加导致法官在认定证据时不会积极主动地去搜证取证,只能根据提交的证据进行认证。

(2)受害人无法出庭应诉

受害人在家庭暴力犯罪中处于弱势一方,其在遭受家庭暴力行为时经历了一次伤害,倘若此后对受害人保护不利还会出现二次伤害、三次伤害等多次伤害的情况,而在实践中,我国对于受害人的保护并不完善,受害人遭受多次伤害的情况较为常见,这就致使部分被害人由于害怕二次伤害而不出庭应诉,致使家庭暴力犯罪认证困难。

三、家庭暴力犯罪证据认证难点的突破

 

(一)其他国家的经验借鉴

1.警察专案介入制度

这一制度来源于美国,它较好地解决了家庭暴力犯罪证据难以进行收集和保存的问题。家庭暴力案件在美国被列为敏感案件,一旦接到疑似家庭暴力的报警电话,美国警察会迅速出警,对于有明显犯罪嫌疑的非现行犯有权采取无令状逮捕。对于家庭暴力案件相关问题,美国警察还会设立专用档案,安排专业人员进行解决,即家庭暴力案件专案专办。可以说美国的这种专案专办的制度对于警察做了较多的义务性要求,但是警察作为受家暴者基本上是求助的第一人,承担较多的义务有利于警察第一时间保存好家庭暴力相关证据,并且作为专业人士,警察更能够知道家暴发生现场哪些证据有利于家暴的认证,推动取证工作较好地进行,最终有利于家庭暴力犯罪的认证。

2.强制起诉制度

这一制度是指如果发现有家庭暴力的情况发生,且确实证实发生了家庭暴力,司法机关可以无条件的绝对干预。在英国的法律以及实践中,警察、法院、检察院、医院以及社区等各社会部门要积极介入家庭暴力犯罪案件,并且在受害者不愿提起诉讼的时候,英国的皇家检察官有权强制提起诉讼,这种强制提起诉讼的干预手段在很大程度上保护了具有“受虐妇女综合征”的受害人的合法权益。多个机关的联合调动也更有利于解决证据关联性以及合法性认证的难点,提取出更多的有效证据证明暴力行为的发生。这种司法机关的强制干预可以减轻家庭暴力案件作为自诉案件的尴尬局面,同时减轻被害人的心理负担,被害人不敢诉或不想诉的情况就会大大改善。司法机关的主动干预,在证据的采集以及认证方面会更加有利,司法机关就有权对此类案件进行调查取证,从而减少受害者的举证责任和难度。

3.家庭暴力案件单独举证规则

家庭暴力案件举证难、认证难的现状得到普遍公认,于是有部分国家为家庭暴力案件设置了单独的举证规则,总体上来说,基本的举证规则与各国的一般规则保持一致,但是放宽了一些证据的适用条件,比如说适用品格证据和传闻证据,对于未成年人证人证言大多予以采用,这就在一定程度上放松了对于家庭暴力合法性和关联性的认证标准。

4.完善受害人保护

在家庭暴力犯罪案件中,受害者大多在家庭中的地位较为不利,其收集证据、举证均比较艰难,而美国针对这一现实状况采取的对策是减轻受害者的证明责任。在发生家庭暴力后,受害者只需要能够证明一方实施了足以达到刑法标准的犯罪行为即可,而加害者一方需要证明自己并未实施家庭暴力。这种举证责任的倒置很大程度地解决了受害者无证可举的现实困境,酌情分配举证责任体现了司法的人性化,从而更有利于案件的解决。

被害人在进行诉讼的过程中,往往需要出庭应诉并举证,那么为了避免被害人受到二次伤害,就需要对被害人作出保护。英国就通过设立专门的房间和设备,或者只提供幕后录音的方式,避免被害人与加害者进行二次接触,同时也避免加害者对于被害人的交叉询问,从而更加有利于被害人出庭作证,提供证据。

(二)我国可采取的措施

1.适当放宽部分证据可采性

我国在认证证据关联性方面存在着一定的难度,大多家庭暴力案件的受害者举不出证据,而能举证者提供的证据的关联性会存在一定的瑕疵。我国刑事诉讼法规则中,对于传闻证据和品格证据在一般案件中是不予采用的,但实践中家庭暴力案件可适用证据类型较少,我国《反家庭暴力法》中规定:“人民法院审理涉及家庭暴力的案件,可以根据公安机关出警记录、告诫书、伤情鉴定意见等证据,认定家庭暴力事实。”因此认定家庭暴力犯罪的证据类型主要为以上几种,但并不是所有的家庭暴力案件都会采取报警的手段,可能会有受害人无法报警,对于伤情鉴定,如若不能证明损伤与家庭暴力具有关联性,伤情鉴定也不具有证明意义。所以对于一部分在家庭中地位十分弱小,不愿或不敢采取报警或伤情鉴定的受害人来说,适当放宽部分证据的可采性就显得尤为必要了,比如适用品格证据、传闻证据。这一类证据在实践中认定家庭暴力犯罪具有一定的作用,证据与认定案件事实之间具有关联性,但是由于不具有可采性而导致不被法庭所采用,致使认证困难,由此放宽可采证据对于解决关联性认证难有积极意义。

品格证据是用来证明当事人品格特点的证据,可以反映被调查人做某种行为的倾向性。品格证据在适用时要注意询问样本的选择,可以在被害人和加害人各自的亲属中、双方单位同事以及社区居民中进行样本选择。但对于品格证据的适用也需要有其他证据相互佐证,单独的品格证据不能直接加以适用。

传闻证据是指用以证明所述内容是否真实的目击证人包括受害人当庭陈述以外的口头或书面证言。即目击证人当庭陈述以外的所有证言都属于传闻证据,包括非目击者的当庭陈述、目击者的书面证言以及警察或检察官制作的证人的书面笔录。传闻证据具有间接性的特征,其并非直接来源于案件事实,往往是经过转述、加工的证据。对于传闻证据笔者认为在家庭暴力的实践中不应过度苛责家庭暴力证据的直接性,对诸如直接目击证人以外的人的证言也应适当予以采用。

2.增强证据客观真实性

英美等国均设立了家庭暴力案件专案专办的制度,此种措施对我国司法实践意义也较大,一定程度上能够处理家庭暴力犯罪证据收集难,真实性存疑的情况。在我国过去的司法实践中,公安机关对疑似家庭暴力案件都是进行简单的调解,同时受我国传统“和为贵”的思想的影响以及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态度往往对于此类案件都是采取劝和的态度。首先警察作为家庭暴力案件的第一公权力接触者,应充分利用好自己的权威性与专业性,对于疑似家庭暴力案件要及时做好登记,对家庭暴力案件进行特殊对待。同时各社会部门要做好联动反应,社区在发现异常时应该及时向公安机关报案,医院在进行救治受害人时,应注意将伤情及时作为证据提供给公安机关,而检察机关也应该加强对于家庭暴力案件的介入。通过建立这一制度,在各社会机构的专业帮助下,有利于缓解受害人因弱势地位而带来的举证不能,在实践中避免只有受害人的证言作为证据这一情况的发生,加强证据的客观真实性。

3.放宽证据合法性限制

在对于家庭暴力犯罪案件的审理中,应当严格规范证据收集程序,但是对于在一般案件中不适用的非法途径收集的证据,在家庭暴力犯罪案件中应该区别开来,只要是能够证明真实性的证据应当在具体案件中予以适用,比如已经在司法实践中得以承认的未经他人同意录制的录音录像。

4.特别保护

(1)未成年人证人证言特别适用

未成年人的证人证言因为未成年的年龄限制所以导致在一般案件适用受限,但是在家庭暴力案件中,未成年人通常都是家庭暴力的直面者,目睹了暴力的发生过程,所以未成年人证人证言具有非常大的实用意义。但是由于未成年人具有的认知能力水平不一,记忆和表达能力受限,所以对于未成年人的证人证言适用要采取区别于传统的证人证言适用制度,可以建立科学的评估机制评估未成年人证言的科学性与真实性,同时在收集证言的过程中,要注意与未成年人的沟通方式,做好对未成年人的保护工作,比如对其声音采取特殊处理或者开设专门的未成年人作证室,同时要做好未成年人的心理疏导。

(2)引导受害人形成证据意识,加强受害人保护

应当在全社会广泛宣传家庭暴力犯罪的形式与危害,形成反对家庭暴力行为的社会氛围,让家暴暴露在阳光之下。引导家庭暴力受害者树立证据意识,尤其是在发生过家庭暴力的家庭之中,社区、妇联以及其他机关的工作人员应该对受家暴者密切关注,进行回访,告知受家暴者注意收集遭受暴力的相关证据以及证据形式,便于为以后可能发生的诉讼程序提供认证证据,从而更好地保护受害者。对于出庭作证的受家暴者,要免于受家暴者遭到家庭暴力实施者的威胁而受到二次伤害,及时给予相关的保护,在一些案件中受家暴者对于家暴者体现出异常惧怕、恐惧的心理,这种情况下如果使受害人再出庭作证,不仅会使受害者受到二次伤害,其陈述的证据能力也会大为下降,所以应当采取适当的措施保护受害人,比如设立专门的受害人出庭作证室或者隔绝受家暴者和家暴者。

结语

 

家庭暴力犯罪行为对家庭和谐和社会稳定造成了巨大的危害,我国《反家庭暴力法》的出台在一定程度上解决我国家庭暴力犯罪的相关问题,为社会秩序的稳定做出了贡献。但是司法实践中还面临着家庭暴力犯罪不断呈现的新特点和新情况,在现有的家庭暴力犯罪证据认证的相关规则下,家庭暴力犯罪中受害人的权益难以得到更好的保护,证据认证存在较大的难度。因此要采取适当放宽部分证据的可采性、增强证据客观真实性、放宽证据合法性限制和加强特别保护的措施,解决家庭暴力犯罪证据认证地难点,维护受害人的合法权益,提升家庭幸福感,更好地践行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0

copyright©2015 www.cuipi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沪ICP备11048800号-4 沪公网安备31010702006147

地址:上海市静安区南京西路1717号会德丰国际广场21楼(地铁2、7号线静安寺站1号口出站即到)

预约咨询电话:135-6412-3557 传真:021-62376606

Email:sandycuiping@163.com